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评析美文 > 正文

一幅荷花图 ——陈国成的艺术画面
2014-04-04 22:24:19   来源:   评论:0 点击:

书桌前放着一本台历,三月的那一页是一幅荷花图,画幅中间碧绿的荷叶高低错落,俯仰摇曳,之间或密或疏点缀着白色的荷花,花瓣张开嫩黄的花蕊展露出来,画幅的左上角一片片的荷叶平展着,只有一朵粉红的睡莲孤...
        书桌前放着一本台历,三月的那一页是一幅荷花图,画幅中间碧绿的荷叶高低错落,俯仰摇曳,之间或密或疏点缀着白色的荷花,花瓣张开嫩黄的花蕊展露出来,画幅的左上角一片片的荷叶平展着,只有一朵粉红的睡莲孤独从容地半开着。
        由此不由得让人联想到当今的社会现象,很多人都在忙碌着,有人在贷款买房子,装修之后再塞满家具,从此把自己变成“奴隶”;有人在买股票、做基金买卖,心脏的跳动开始时刻改变着节奏;有人茶余饭后借着酒劲大喊大叫,渲泄着颓废的心情和对社会的不满。也有这样一些人,不为繁杂所扰,不为金钱所动,不为名利所惑,甘愿放弃工作去考研、读博。
        翻开书法报刊杂志,里面登载着很多人的文章。有人咬文嚼字,把“七年前”称为“上一个世纪”,给人以久远的感觉,却不知“久远”并非时间概念;有人在研究学者与书家的关系,讨论到底“学者型书家”的概念是否成立,却不知茫然的原因是自己还不是一个学者;有人把刻石拍成照片与法帖选的拓本进行比对,发现二者有很大的区别却忽视了碑本身的问题而考据无门;有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观点口诛笔伐,在纸上打口水仗,甚至以自杀相抗争。一本杂志就是一个社会。另有一些人,“板凳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一句空”,甘于寂寞,埋头读书求学,从心所欲。
        今天的社会给人的压力太大了,人们选择的机会太多便会茫然无所适从。冯友兰先生有这样一句话:“阐旧邦以辅新命,极高明而道中庸。”中庸之道其实极尽高明之后,也就是中国古人所说的绚烂之极而归于平淡,真正有过极尽璀璨,在二十岁的时候,三十岁的时候,曾经风发扬厉过,只有走过“不惑”的时候才表现为这样一种淡定和从容,可以做到随心所欲那样一种镇定自若。只有有效的建立内心价值系统,才能把社会所形成的压力变成一种生命反张力。
        智者不惑!陈国成已经进入了不惑之年。
        本来,大学教授已经是份美差了,不惑之年的陈国成却依然孜孜以求。一串串数字记录着他奋斗的轨迹:十年来,其篆、隶、行、草、篆刻、刻字作品20几次在正规全国展和西泠印社大展中入展、获奖;在书法刊物上发表专业学术论文24篇,并获“首届国际书法论坛奖”、“第三届全国专业书画媒体理论奖”;发表作品289件;出版专著3部;先后9次进修于中央美院和中国书协举办的专修班;2003年在吉林大学访问学者1年,2004—2007年全日制在吉林大学攻读书法文献学硕士学位3年,导师丛文俊教授;2008年又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取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统招书法博士研究生,导师丛文俊教授;其亲手创办并担任导师的石峰印社今年正值14年社庆,印社采取周授课制,每周1次课的学习方式10年如1日,印社社员入选正规全国展的人次达200次以上,亲自培养出全国会员20多人,其弟子考取书法博士1人、书法硕士6人,石峰印社被艺术界誉为“黑色印风”“石峰现象”“今夜有暴风雪”……
        如今,陈国成依然默默地耕耘在这片他热爱的土地上,桌前那朵粉红的睡莲依然孤独地半开着。(庚寅立夏俊之记于疏堂)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宗绪升对话陈国成博士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