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理论研究 > 正文

渤海大学书法硕士研究生教育的理念
2014-08-24 20:52:28   来源:   评论:0 点击:

研究生教育是书法专业教育的重要环节,它不同于书法本科阶段的形而下的技法训练,也不同于书法博士阶段的宏观研究,处在中间环节的特殊性质决定了书法硕士阶段的课程设置既不同于书法本科阶段的技法为主的理...
    研究生教育是书法专业教育的重要环节,它不同于书法本科阶段的形而下的技法训练,也不同于书法博士阶段的宏观研究,处在中间环节的特殊性质决定了书法硕士阶段的课程设置既不同于书法本科阶段的技法为主的理念,也不同于书法博士阶段的研究为主的理念。想一想简单,具体操作起来难度还是很大的。目前,全国有一批高校招收了书法硕士研究生,其培养方案千差万别,课程设置随意性很大。一般有两个极端:一种是偏于技法传承。认为学生的技法基础还不过硬,更多的经历放在了技法的牢固上,实际上是本科教学的简单延续,与本科教学在实质上没有什么区别,毕业论文的高度也会很低,多是技法的陈述而已,毕业后学生感觉不到多大的收获,这也正好迎合了近些年研究生扩招而传出的普及性教育的现实。这样培养出来的研究生没有研究的概念,更没有研究的能力,带一个研究生的名头自己心里都发虚,书写能力有的可能还不如社会上没有接收过专业训练的选手,使得专业教育的地位和优势受到质疑。由于其忽视理论,认为理论是长久的事情,甚至认为理论与技法关系不大,认为理论不能马上解决技法问题,理论仅仅是修养等等,有的高校简单地设置了《文字学基础》、《古诗词鉴赏》、《书法简史》等应付性的课程,甚至放在选修课程里,有的高校设置了《书论》课,但没有老师能讲明白,一到上课时间只能让学生自修。
    
另一种是偏于理论传承。认为技法是形而下的,是本科时应该解决的问题,课程设置没有技法的位置,不谈技法,或者很少谈技法,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书法史研究和书论研究上,可以将其定论为博士的前期准备阶段,其研究方法和课程设置都与博士的内容类同。其培养的学生会造成两种结果:一种是技法基础特别好的,比如多次在全国展上获奖的学生,受益会非常大,他会将复杂的理论直接与自己的创作相对应,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将来的成才几率会很大,但这样的学苗很难求得。另一种是没有技法基础或技法基础一般的,无法将复杂的理论直接与技法及创作相对应,不仅课堂效果大打折扣,而且会造成技法与理论之间的“两层皮”,甚至失去继续从事书法事业的信心,因此毕业后改行的多,恶补技法的多。实践与理论的关系,一定是实践先行,先有实践再有理论,理论来源于实践,回过头来再指导实践,实践再检验理论的正确性。可见,对于书法学习来说,技法实践应该先行,有了很扎实的技法实践基础之后再涉猎理论,这是一条顺畅的路线。只注重理论而忽视技法的结果,会出现“空头理论”“纸上谈兵”“隔靴搔痒”等一系列奇怪的现象。
    
针对各高校书法硕士研究生的培养经验,渤海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对其书法硕士研究生《人才培养方案》进行了大胆地改革尝试,取消了原有的各种临摹课程,取消了各种创作课程,取消了诸如《中华传统文化概论》等一些宽泛介绍性质的课程,引进了《书体分类文献与技法美学》《书法研究前沿动态与方法论》《铭刻学》《中国印学理论体系》《明清篆刻流派研究》等一批博士课程和特色硕士课程,再加上原有的《书法文献研究》《中国书法史》等一批传统课程,构成了具有相当理论深度的实质性研究课程体系。
    
新《人才培养方案》的出发点有三个:
   
第一,取消原有的各种临摹和创作课程,并非是要削弱临摹和创作的环节,反而更加重视和加强。具体安排是每天早7点到8作临摹日课,课堂上穿插临摹技巧内容,解决学生日课中遇到的现实问题;学生每人选取不同的临摹书体和不同的临摹对象,大家互相补充,互相影响;以展览带动创作,每年选取高层次的全国展10个,每人都要投稿,各显其能,相互比拼;教师经常深入画室,随时指导,随时解决学生遇到的各种问题。经过一个学期的操作实践,取消各种临摹和创作课程之后,不仅没有削弱临摹和创作的环节,反而大家更加自由了,自由地选取书体,自由地选取风格,不再受教师课堂教学内容的左右,临摹和创作的积极性更加高涨,大家的临摹水平和创作水平都有大幅度提升。在刚刚结束的辽宁省书法“兰亭奖”大赛上,入展率100%,还有2人获提名奖。这种实质是将原来课堂上的临摹和创作的内容,通过平时的辅导,更加具体地传授给了学生,既节约了学时,知识的传授也更加具有了针对性和实战性。
   
第二,取消了诸如《中华传统文化概论》等一些宽泛介绍性质的课程,让课堂的针对性、目标性更强。这些宽泛的课程,题目巨大,内容笼统,多属于知识的介绍,不仅没有难度,学生也不感兴趣,完全可以通过课后自学去解决。
    
第三,由临摹和创作课程被取消后空出来的学时,我们是很珍惜的。如果我们仍然选择那些不痛不痒的课程来充填,就会前功尽弃,也违背了我们的初衷。为此,我们反复论证,最终得出的结论是大胆引进一批高水平、高层次、高难度的课程,提高课程难度,提升课程水准,让学生在硕士期间就能够接触到学问层次深厚的学术思想、学术观点、学术争辩、学术方法、学术理念,提前进入研究、思辨、考据的氛围之中。因为毕竟不是每个学生都能有机会接受博士教育,即便是考不上博士,也能够具有博士思维,如果考上博士,其思维的前瞻性就会大大优于其他学生。当然,我们的课程也应该考虑到学生的接受能力,对教师的要求当然会很高,教师要根据学生的接受能力差别选择授课的方式方法,随时关注学生的反应,调整难度。另外,我们反对填鸭式的教学模式,引导学生有针对性地读书,提倡“硕士讨论课”。《书体分类文献与技法美学》放在第一学期上,主要任务是打通理论和技法之间的关系,纠正书法界常见的只会理论不会技法、只会技法排斥理论的常见现象,将理论从纯粹的形而上形态下移,与形而下的技法对接,让理论真正解决实践问题。比如,各种书体的评价标准问题,看似是理论问题,实际上与创作展览实践密切相关。没有标准这是当代最大的一个问题,由于缺少评价标准,你这次获奖了,下一次可能连入选都没你的。评委在一拨一拨地换,审美也就跟着换,兴趣也在不断地在转移。那么,对各种书体的评价标准的明确,就是我们要在课堂上解决的问题。再比如,刘熙载《艺概》云:“篆取力弇气长,隶取势险节短,盖运笔与奋笔之辨也。”看似纯理论的论述,实际上是技法的标准。它告诉我们,篆书的运笔是笔力内恹、气息绵长通畅,即引书;隶书的奋笔笔势险绝、节律短促干脆。可见,隶书的奋笔与篆书的运笔截然不同。反思当代的隶书创作和篆书创作,我们就会惊奇地发现,出不来名家的根本原因是我们的用笔出现了问题,我们的评价标准没发挥作用,不知道隶书该怎样书写才是对的,书家只能在头脑的一片混沌中按照古代碑帖的形态依样画葫芦,外形是容易临摹像的,而实质性的内涵是无法靠外形来表达的,只有正确地掌握和认识隶书的评价标准和完成评价标准所需要的技术支撑,才有可能实现篆隶书法的腾飞。本课程要求教师有很强的创作能力,各种书体都应该是创作高手,更要求教师具备很强的理论功底,否则很难将理论与创作打通。《书法研究前沿动态与方法论》是一门博士课,主要研究当代书法研究前沿的几位学者书家在研究方法上的差异,引导学生关注他们的学术,关注他们由于学术观念的不同而产出的成果的差异,从而宏观掌握当今书法研究的前沿动态,为进一步完成自己的学术研究奠定基础。本课程要求教师具有宏观掌控能力,对当代的书法研究能够整体把握。《中国印学理论体系》是一门全新的课程,目前还没有高校能够开出这门课。它是以中国印学为研究对象,从纵向和横向对整个印学理论进行关照,得出一个编织系统,从而深刻认识中国印学的实质与核心价值。我们认为,中国古代印学论著尽管繁复杂芜,仍不失为一个有机的整体,有一个结构复杂、彼此紧密关联的框架。其理或如古代建筑,各种观点和理论只是所处位置不同,而都是整体框架的一个局部,无论其如何复杂,均以斗拱为枢纽。《明清篆刻流派研究》是从技法和风格的角度关照明清篆刻系统,在各流派对比分析中得出流派的技法支持、风格趋向、审美原则以及对后来者的价值判断,从而更好地为我们当代的篆刻创作服务。《铭刻学》是一门以青铜器和石刻为主要研究对象的高层次课程,全国只有吉林大学能够开出这门课,其开课基础要求教师必须具备深厚的考古学和古文字学以及文献学根基。作为古代文字的载体,青铜器和石刻经过了上千年的风风雨雨,我们面对的各种古代字体都离不开它们的变化,如果我们不了解它们的演变规律和变化原理,简单地认识我们眼前的表象符号,就会出现许多不可原谅的错误判断。因此,系统研究文字载体的铭刻原理,对于我们正确地认识书法规律、掌握书法技巧都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专业教育,尤其是硕士阶段的专业教育是不可忽视的。所谓专业,至少应该具备以下几点不同的地方:一是系统的专业思想。包括哲学史纲、史学史纲、艺术史纲、文化史纲,具备居高的视角和全面观照的能力;二是系统的专业技能。经过严格的专业技能训练,能够熟练掌握和运用所学技能;三是系统的生成观念。清楚各种思想、各种技能的产生渊源和时代语境,做到知其言知其所以言;四是系统的审美观念。包括美的发生、演变、阐释,以及美的时代特征、美的情境、美的传达等等。对美丑能够准确地判断;五是系统的专业精神。包括拼搏精神、奉献精神、担当意识等等。细想想,书法哪有理论与实践之说?书法本身就包含着理论在内,包含着学术在内,没有学术的书法哪能叫做书法,充其量只能叫做写字匠。

    渤海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的探索还没有停止,其宗旨就是想培养出理论和创作双赢的真正的书家。我本身是理论与创作齐头并进,当然希望自己的学生也能如此,但这个要求似乎有些高。我们常常把理论与创作对立起来,认为理论没用。我以为,真正学过了理论之后才能知道理论有用还是没用,我们不能人云亦云,为自己的无为找借口。理论与创作并不矛盾,这是一个技与道的关系问题。要想成为大家,必须是双赢,否则可能会一闪而过。艺术学院出来的专业书家,区别于社会上业余书家的地方在哪里?我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如果我们仅仅在教授指导下练练技法,似乎说不过去,很有可能落在业余书家的后面。

(青少年书法报2014.7.17第29期2版)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白山松水拙古风(中国书法2014第8期196页)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