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理论研究 > 正文

白山松水拙古风
2014-08-24 20:45:29   来源:   评论:0 点击:

当下书坛的热门话题莫过于由北京水墨公益基金会提名的各省十大青年书法家提名活动。其创意之新,涉众之广,影响之大,为书界所赞叹。继辽宁、山东、河南等省十大青年书法家作品展亮相书坛之后,以拙古著
        当下书坛的热门话题莫过于由北京水墨公益基金会提名的各省“十大青年书法家”提名活动。其创意之新,涉众之广,影响之大,为书界所赞叹。继辽宁、山东、河南等省“十大青年书法家作品展”亮相书坛之后,以拙古著称的吉林书坛十大青年书家又迈着矫健的步伐昂首挺进京城。
        六月十四日,由北京水墨公益基金会主办,中国书画杂志社、宝续堂、泰丰文化、元社协办,以中国书协青少年工作委员会为学术指导的“吉林省十大青年书法家作品展”在中国水墨艺术馆隆重开幕。经过提名委员会广泛调查摸底,从创作实力、参展业绩等方面严格考量,最终选定吕昕、修丹、刘成、马有林、宋旭安、邓砚光、李泓晖、黄彦平、刘福生、苏显双十人。现场展出十位作者的精品力作五十件,充分展示了吉林省青年书法队伍的整体实力和创作动向,同时也体现了吉林省青年书法家对公益事业的支持和对社会责任的担当。
        开幕式上,为了表彰十位青年书家无偿捐赠作品的善举,中国文联副主席覃志刚、中国书协副主席王家新代表北京水墨公益基金会向十位青年书法家颁发了提名证书,吴悦石先生同时向作者颁发了捐赠证书。当天,由《中国书法报》副总编王登科主持的作品研讨会同时举行。
        吉林省地处东北亚核心地带,是国家对外交流的重点区域,自古以来一直是多民族聚居之地,尤其是汉代中期以来,高句丽文化、渤海文化、契丹文化、女真文化、蒙古文化先后在这里繁荣发展并与汉文化交汇、融合,产生了被誉为“东方第一碑”的《好大王碑》以及独具特色的辽金书法史。厚重的文化底蕴和历史积存,造就了这里尚“古”崇“拙”的地域书风。这十位青年书家就是吉林地域书风的典型代表。
唐以后笔法失传,真正以“奋笔”书写隶书的人寥寥。清人持续了二百年在找笔法,至清末民初才略有收获。罗振玉临汉碑能做到势险节短、刚狠果断,得“凶险可畏”之笔法。然毕竟学者与书家相比,缺少灵性。而书家书写时又多作“加法”,笔法多了,强调了细节,失却了古拙之本,几无“奋笔”之理。吕昕的隶书大字为主,书写时起笔裹锋、略有停滞,挫笔逆行、速疾骇人,收笔回弹、一气呵成,线条直来直去、沉着痛快,作品朴素大方、刚柔相济,突出的表现了直线条的艺术品格和“奋笔”的古法意愿。
        修丹女史,吉林书坛女书家中的翘楚。我对其书法的印象是从章草形成的。大大的章草对联,开张的气魄,淋漓尽致地抒发着一个柔弱女性心灵深处对艺术的强烈冲动。她继承了早期草书“抑左扬右”的体式,急速而书,得米芾沉着痛快之气势,融王铎笔墨之神髓,自然率真,开合有余,行游顿挫,注重浓淡、曲直、方圆、刚柔之变化,铺展留白“意味”,以达“空灵”之境。
        刘成道兄与我勤交,在唯道是从堂观其《石门》整拓,令我彻夜难眠。丛师评其书有四:一曰古,二曰简,三曰拙,四曰专。吾深以为是。其中以“古”为最,然此“古”亦含简古、拙古。世人学隶,多以汉碑入,后上追古隶,以求“古”意。刘兄则反向而行,以汉碑入,后下取北魏《爨龙颜》,旁涉北魏碑刻、墓志、砖瓦类,从而既得简古之隶,又收拙古之楷,可谓一箭双雕耳。
        有林与我同行,在高校书法专业任教,痴守砚田,孜孜不倦。其行书、楷书成就最大。行书得二王笔意,变二王圆转为折转,直来直去,增强了刚性的力量,弱化了母性的柔情,在跳荡和急速的变化中寻找着自己心灵的慰藉,逐渐形成了自己独具个性的行书面貌。其楷书从碑体转换而来,得二爨经意,开张自如,不激不励而风规自远。
        旭安兄在书坛的闻名是从楷书开始的,而留给书坛的印象却是百花齐放的,继隶书获兰亭奖之后,行草、篆书也连获大奖。同为宗法魏碑者,多数书家取其跌宕、恣肆之意趣,旭安则逆向思维,以精到的用笔、精妙的结字、沉稳的笔触写灵写性,碑之面貌、帖之气息,静雅与娴熟,活脱与流美,碑与帖的高度和谐,“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
        作为吉林书坛楷书现象的领军人物之一,邓砚光一直固守楷书阵地,从唐楷欧、褚入,后又浸于六朝碑版,《张黑女》等墓志广泛涉猎,得跌宕高古之风,恬淡爽利,颇有魏晋闲雅朴厚的气格。晋唐楷书皆作“正”居,而六朝碑版多为“奇”变,砚光注重由正奇变化而衍生出的笔势走向。近年,为了拓展楷书思路,砚光开始以楷书功力侵入行书领域,于东坡手札用功最勤,亦行亦楷,儒雅静穆,颇具儒家伦理道德秩序。
        泓晖以行草面世,用功于二王一路,心追手摹。处于书体演进末期的魏晋手札,既有实用的成分,也包含书家的有意书写,而且士大夫书家的书写引导社会潮流。对二王营养的汲取,不能仅仅局限于《圣教序》,《淳化阁帖》才是它的“原生态”。泓晖深谙其理,于二王手札废寝忘食,丰筋多骨,潇洒流便,极善笔力,形式唯美。追求笔速,自然中锋居多;强调朴素,何顾洒洒落落。
        彦平也是吉林书坛楷书现象的领军人物之一。他以楷书名世后,又有了变体的冲动,先将楷书快写,浸淫董其昌,后忽然一变,在《书谱》上投入大量精力。其深谙《书谱》虽源于二王笔法,实与二王笔法相去甚远的道理,在精研《书谱》用笔之后,直追二王手札,在《十七帖》《圣教序》上用功尤勤,逐渐形成了以《书谱》字形为根基,以二王笔法为主流的中侧锋兼用的个性风貌。其作品点画细腻,一丝不苟,起承、转合皆有来路,字眼、空间清晰明了。《书谱》的向外张力,给书写带来更大空间,字势越来越开放,为快速书写创造了条件,而快速书写必然要损伤侧锋,彦平兄下一步的难题可能就在这里。
        福生兄的隶书“以古为徒”,取西汉石刻《五凤刻石》类,以及《肥致碑》、汉画像题字、砖瓦文字等,直接进入书法的“原生态”。原生态时期的作品都是自然的法则,尚无人为的挑选。后人的挑选,将原生态损失很多很多。福生作行,亦取隶意,将隶书草化。尤其是其小品手札,精致典雅,文人气息十足。这种“古意行草”发展空间巨大,将会给未来的书坛带来一缕清风。
        显双同门,一直眷恋行书,在书坛留下的记忆也是行书。平淡而不平庸,古雅而不古板,心仪“二王”,醉心“苏黄”,旁参米芾、王铎,淡淡放纵。吾以为,将行书写好是最难的。显双深知对于精英文化的书法,尤其是书卷气十足的行书,理论素养的深刻意义。不惑之年从师于丛文俊先生门下,攻读博士学位,学艺渐进。实为“以学滋书”之典范,正是“读书养气,静坐收心”。
        这十位青年书家多在六〇后,多年的积淀让他们的面貌显得更加厚重和成熟,悠久的地域文化和历史传承不断滋养着他们的艺术青春。我们有理由相信,他们的未来之路会更加坚实,他们崇尚的拙古之风会给后人带来勃勃生机。

(中国书法2014第8期196页)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陈国成:试论中国古代印章的线条规律与审美特质
下一篇:渤海大学书法硕士研究生教育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