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抚古论今 > 正文

纵情、简约、瞬间
2014-08-24 22:07:49   来源:   评论:0 点击:

纵情、简约、瞬间 ——延志超狂草艺术管窥 在中国各类艺术中,最自由、最写...
纵情、简约、瞬间
                                                                                                                        ——延志超狂草艺术管窥


        在中国各类艺术中,最自由、最写意、最抒情、最宣泄的,莫过于狂草了。
        狂草始于王献之,而终止于张旭和怀素。张旭以“狂”胜,怀素以“颠”名。狂草是最放纵的一种书法形式,是最能体现书法艺术精神的书体,历来被尊为书法金字塔之尖。狂,有颠狂、狂放、纵情、恣意之意。狂草之狂,不在人狂、狂暴的激情,或者疯狂的书写过程,其实是书法在潜意识领域的挖掘。我们所了解到的张旭和怀素书写时的种种狂怪的故事,都是人的潜意识领域的再现,其表面的狂怪,实际上是对人的本能上的肯定。由于狂草有着更多的独立性艺术的要求和更少的实用性的要求,其生成容不得太多的理性思考,从而形成了狂草的三大特性:纵情性、简约性和瞬间性。
        狂草高度的个性所产生的视觉冲击力往往超过它的文字内容本身,在书法艺术迅速远离实用而阔步走进纯艺术的今天,狂草与其他书体相比较,占尽了优势。因此,随着社会生活节奏的明显加快,人们“需要以强烈的抒情和宣泄来调剂人生,需要欣赏自由和写意的艺术品来愉悦心灵”,狂草恰恰是能够满足这种需要的艺术形式,符合当今时代的节奏。狂草不该低迷!延志超就是当今狂草艺术的努力践行者。
        延氏志超学棣,本真、自然,天性狂放,不拘小节,具备了学艺的天生素质和艺术的本体要求,一头长发彰显了他内心深处对艺术的强烈渴望和对时弊的背叛与否定。学书伊始,他就与狂草结下了不解之缘,每日临习不辍,常常身卧三千废纸之中,捉笔而眠;又有墨染裙衫之姿,憨态可掬;书之极致,长发翻飞,狂呼不已,酣畅淋漓,如瀑布般倾泻,似“颠张醉素”现身。观其书作,以简为要,洋洋洒洒;方圆互渗,浓淡相生;开合有致,聚散有形;干湿裂变,拙古之风;实是“一根线”在无意识下的游走。
        瞬间的快速书写必然带来线条变瘦,因为所有的转折处以及原有的提按都将被简化,所以才有了张旭、怀素的纯粹的曲线。而志超努力克服这一因素,取晋人《大观帖》的方笔和韵味,兼容篆隶圆浑金石之气,又容旭、素之态,在保持高速书写的状态下,将大草写厚,写出晋人之韵,士之品格,又不失震撼和感染力,这一点正是志超苦苦追寻的目标,也是对狂草书风的贡献。
        是为序。甲午荷月于渤海大学疏堂。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直线条的吕昕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