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抚古论今 > 正文

直线条的吕昕
2014-08-24 22:05:36   来源:   评论:0 点击:

谁都知道,甲骨文不是书法艺术的源头,活跃在商代晚期的渗透着原始宗教文化艺术精神的一种超语义的象形装饰文字,才是文字形体选择确立正体规范的肇端。甲骨文是特殊类型的简化字,特殊是指契刻。而契刻...
        谁都知道,甲骨文不是书法艺术的源头,活跃在商代晚期的渗透着原始宗教文化艺术精神的一种超语义的象形装饰文字,才是文字形体选择确立正体规范的肇端。甲骨文是特殊类型的简化字,特殊是指契刻。而契刻工艺的特殊性,首先进行的是线条式简化、直折刻画,由此拉开字形与对应物象之间的距离。甲骨文挺直朴素的线条、简单明快的节奏、字形组合的均衡和张力,以及书写方法独立性的扩大,都为生活在今天喧嚣繁杂的社会的人们所驻足。人们欣赏这种朴素的作品,也喜欢这种爽直的人。谈到吕昕,我不自觉地联想到了甲骨文。
        本想就吕昕的作品谈点个人的看法、说点不中听的话,可电话里明明白白地让我说点别的,没办法,他就是这种直线条的人。直挺的身材、直憨的声音、直立的寸头、直接的脚步、直来直去的话语,以及用笔时的直挫,都为人们描绘了东北汉子质朴与天然的突出个性。吕昕是我的大学同学,也因为共同喜欢书法成为班级里最要好的朋友。书法是我们谈论的主要话题。记得有一次,还没有下课,我们俩就遛出教室,直奔博物馆去看馆藏,在古人的作品前指手画脚,因观点不统一,年轻气盛,竟然吵了起来,管理人员眼露凶光,才算罢休,真是“无知者无畏”呀!时间飞逝,由于做教师的缘故,每天都与作品打交道,这种“见到作品就想批一批”的坏毛病一直延续到今天我也没改,倒是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一件作品放到眼前10秒钟,就要指出7个问题。这可是一件得罪人的差事呀!直到现在,我们俩见面仍然免不了要大“打”一番,最后的结局是现场各自给对方写一件八尺作品,我们之间的友情也随着毛笔的跳荡而不断加深。
        在我的印象中,吕昕的书法作品有十多次在正规全国展上入展、获奖,多以隶书面世,大字为主,书写时起笔裹锋、略有停滞,挫笔逆行、速疾骇人,收笔回弹、一气呵成。线条直来直去,作品朴素大方,突出的表现了直线条的艺术品格。
        吕昕的直线条也表现在对别人的关怀与坦诚上。三年前,正当我心绪迷乱、不知道再如何走下去的时候,是吕昕的一个电话,使我在书法艺术的道路上又一次见到了光亮。他“要求”我到吉林大学深造、考研,又亲自把我推给了正在吉林大学学习的赵立新兄,使我走进了从未谋面的丛文俊先生的课堂,让我有了系统学习书法理论和书法艺术的机会,也让我有了实现“学者型书家”梦想的可能。每当我为自己的进步而高兴的时候,都在内心深处感谢吕昕。
        天地万物可以简单地概括为直曲两类,在书体演进的进程中,直曲是交互作用的。在书法艺术上,曲线中力和气的流贯为人们带来了更多变化的、运动的美感;在做人上,由点组成的直线条会让我们忘掉戒备、忘掉疲惫,勇往直前。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梅丁记忆 ——王鸿庆书法印象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