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抚古论今 > 正文

理性与知觉
2014-08-24 21:52:04   来源:   评论:0 点击:

回想起来,理性和直觉在不同时代艺术家的脑子里有不同的侧重,有的人认为当代艺术家更偏重于理性,我则注重直觉。第二届中国(天津)书法艺术节轰轰烈烈的场面让人流连忘返,面对上千件作品,顿时远离了...
        回想起来,理性和直觉在不同时代艺术家的脑子里有不同的侧重,有的人认为当代艺术家更偏重于理性,我则注重直觉。第二届中国(天津)书法艺术节轰轰烈烈的场面让人流连忘返,面对上千件作品,顿时远离了浮躁繁华的都市尘嚣,远离了唯利务实的人生琐事,走进了虚渺空蒙的梦境,走进了恬静优美的大自然,走进了现代人所渴求的古典艺术美的意境。走在“全国中青年篆刻家作品展”的展厅,我认真地品尝着每一颗殷红的果实,一个个熟悉的、似曾相识的面孔都清晰地呈现在眼前,我们相互交谈着、诉说着,方寸湛然,一石如金,缘来缘散缘如水,惟有功名始到今。   
        从展厅出来,直觉中的我百感交集,我努力地用理性把它们分离,结果依旧不够清晰,今夜无眠,颇有感触:
         一、整个印坛的发展趋于平缓。工整印的比例明显增多,风格印没有大的突破。正式入展的264件作品中,工整印有82件,约占31%,是“全国第四届篆刻艺术作品展”中工整印比例的三倍,这固然与书坛的导向有关,但也反映了整个印坛的走向。象“小刀会”这样著名的篆刻团体的缺席,不能不算是这次展览的遗憾。在风格印这一块,似乎作者都在小心翼翼地如履薄冰,看不见当年“葛氏公章”的创意和“东北集团军”的鼓角争鸣。就连我常关注的查仲林、张索似乎也在“回归”,站在查仲林的作品前,我写下了这样一句话:“没有了昔日的悠扬,好象走向了成熟,实为时人所欺也。”面对张索的13方印作,那取自少数民族官印感觉的边框大幅度突破的影子不见了,往日的粗线不再雍容华贵,细线几乎荡然无存,若失去了真正属于自己的语言的笼罩,字法的简单将暴露无遗,我的直觉里还是喜欢从前的张索。
        二、线条质量整体偏差。自古篆刻无论是“主刀”还是“主笔”,都十分关注线条的质量。随着印坛的逐步成熟,线条质量应该是走向成熟的,但从展出的作品看,除了“海派”作品的线条相对成熟一些外,线条质量整体偏差。具体表现在线形不美、线条端点缺少变化或变化不够自然、线条力度不够、线条所要表现的风格取向不够清晰。“工整印是修出来的”陈腐观念也许是造成工整印线条力度不足的直接原因,书法功力欠缺和用刀时信心不足似乎是风格印线质较低的客观理由。提高线条质量无疑是当今印坛急需解决的首要课题。
        三、字法、刀法、章法没有太多的新意。从整体印质看,工整印比风格印好,小印比大印好,古玺印相对较好,尤其是小私玺一路。可以认为工整印整体字法仍然处在小篆体系(王福庵、陈巨来等),只有黑龙江作者清平的字法让人耳目一新。楚简入印以高庆春、周斌、赵山亭三人比较典型,庆春篆刻线条凝重,得力于书法,略有些“碎”;周斌对楚书经过了消化和提炼,无论字法还是线条均有了个人面貌,但我还是建议别走得太深,毕竟这条路并不宽敞。内蒙古的包国庆用刀简单明了,似乎能数出刀数,蒙古民族长枪大戟式的块面效果有当年阮良之的面目,视觉冲击力强,却不乏“奶茶”般细腻的笔触,可以称作这次展览的一个亮点。在章法上最抓人的莫过于特邀作品中曾翔的印章了,宽边取自唐宋官印,配以细文,制造出虚与实、拙与巧的印面效果。
        四、边款相对较弱。“边款是印章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一观点人人都会接受,但真正会刻边款的作者又有几何?从作品上看,似乎作者在边款上并没引起重视,刻法简单,创意平平。较好的是朱培尔、戴武、葛冰华、刘洪洋、兰惠泉等,其边款的意境能与印文及风格统一起来,值得借鉴。
        五、根植传统,不追时风。从展出的264件作品看,绝大多数都能反映出较强的传统功力,字法讲究,刀法丰富,章法合理,有较强的视觉效果。昔日的“韩流滚滚”、“石浪滔天”、“海风徐来”不在是人们追求的时髦,作品中极少数的“追星族”也不会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从整体上反映了印坛的发展趋于平缓,作者更加趋于理性化。
随着公鸡的一声长鸣,邻居家的炊烟已袅袅生起,我隐隐地从直觉中醒来,披上理性的外衣,走出家门,新的一天开始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鞠闻天书法艺术》序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