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 回到总馆
首页 > 抚古论今 > 正文

《鞠闻天书法艺术》序
2014-08-24 21:49:33   来源:   评论:0 点击:

隶书的传承有两条线索:一是王次仲到邯郸淳一系,是小字隶书;另一是师宜官、梁鹄、毛弘一系,代表汉末魏晋正统的隶书,是真正的大宗。汉魏隶书名家,只有毛弘一人的作品传到了南朝,是写在丝织品上的,后...
       隶书的传承有两条线索:一是王次仲到邯郸淳一系,是小字隶书;另一是师宜官、梁鹄、毛弘一系,代表汉末魏晋正统的隶书,是真正的大宗。汉魏隶书名家,只有毛弘一人的作品传到了南朝,是写在丝织品上的,后世不传。士大夫一般不写碑,在历史上有文献记载比较可信的,士大夫书碑是从东汉末年灵帝时蔡邕开始。也就是说,目前我们所见的汉碑,基本上都是低级文吏或工匠所为,不代表清流士大夫书写水平。再经过刻、拓过程,又有很大改变。因此,我们不能认为汉碑的碑文就是汉代隶书的本来面目。尤其是,汉碑书写时都要打格(有的有保留,有的没有保留),为了适应格子的规矩,碑文书写时就要有所顾虑,字的大小要匀一,等等。这些在各种条件限制下存活下来的的碑刻文字就成了我们今天认为的经典。  
        汉碑中最常见的有两类:一类是字形方正、撇捺不典型的,有人称之为“古隶”,在西汉铜器中也有很多,一般用“古”赞之;另一类是明确了波挑楷模的,具有典范意义的八分隶书,一般以汉碑的形式保存下来。三国时的隶书受书体演进的影响,都或多或少掺进了楷法。魏晋、唐代的隶书有程式化和尚法的特点,宋元明三代名家隶书基本不出钟繇八分铭石书规模。后人对隶书的继承,比较有价值的是清人。清人开始重新认识隶书的诱因是金石学。但由于当时出土材料非常有限,许多碑刻还没有出土,所见拓本种类有限,种类有限就没有办法了解隶书的全过程,他们也不知道隶变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不知道隶变一步一步是怎么走过来的,对很多学术上的汉碑的现象他们也没有想到,他们只关注风格,因此整个清代对艺术的认识不是特别高。我们今天的观点有许多和古人不一样,是因为我们看的东西多,自然有胜过古人的地方。
        问一问自己,我们常常以为自己陶醉在隶书的书写创作之中了,我们真的了解隶书吗?你可能也时常困惑,我们为什么要学习隶书?真的只是为了学会一种书体而已吗?你给出的答案准确与否,不仅仅是解决思想上的疑惑,也许更是你继续提高的关键所在。
        鞠氏闻天学棣,天性聪颖,率直自然,具备了学艺的天生素质和艺术的本体要求。其楷书、行草自不待言,屡次荣耀国展。其隶书作品直追西汉古隶,不受碑格所限,因字设形,古意盎然;线条直率天然,不加修饰,人品与书品暗合;墨色适度,深知“少墨浮涩,多墨笨钝”之理,与涨墨时风拉开距离;笔势肯定,如《书概》所云:“隶取势险节短”,以“奋笔”为之,居时代之先;用笔偶染时代风尚,并不可怕,或许正是今人的聪慧之处。在展览频频刺激的今日书坛,能像闻天这样沿着隶书的传承线索稳步前行的书家寥寥。
由此,我不仅要说,作为书法家,我们不应该天天想如何使自己的作品更加丰富,相反地,应该考虑如何把缺点都克服掉。真正的大家写字其实用笔很简单,笔法不复杂,反而更接近古人的真实面貌。在中国古代哲学中,简易本身就是“道”。而这简易之功,非一蹴而就,更非苦练能成,正是许多人含辛茹苦、孜孜不倦的奥妙所在。
        是为序。  己丑荷月陈国成于吉林大学疏堂。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鞠闻天隶书千字文》序
下一篇:最后一页